今日头条 / Today's News
反邪动态 / The evil dynamic
政策法规

疾病不是病——法轮功引发的拒医拒药问题(中英对照)

发布时间:2018-01-03 阅读次数:362

目  录 

  一、求医问药在法轮功练习者中受阻

  二、法轮功练习者为什么拒医拒药
  三、拒医拒药给法轮功练习者带来无尽痛苦
  四、李洪志为弟子拒医拒药死亡寻找借口
  五、李洪志跟正常人一样看病吃药

  英文版:Disease or Karma - Li Hongzhi's attitude toward medical help

 

法轮功兴起于上世纪90年代,由一名吉林省长春市国营粮油公司的职员创立,他就是现在自称“宇宙主神”的李洪志。修炼法轮功导致大量法轮功练习者失去了生命,他们有的自杀,有的被杀,而更多的死亡是因拒医拒药延误治疗造成的。

 

一、求医问药在法轮功练习者中受阻

 

生病了求医问药是人人皆知的道理,可如此浅显的道理在一部分人中却行不通。

 

人从生到死,要得很多疾病。生病了要吃药、打针或者去医院找医生治疗。这些也是每个有正常思维和判断能力的成年人所具有的最基本的常识。可对某些人而言,这些却行不通:

 

中国辽宁省21岁的张金生不慎烧伤胳膊,但他拒绝接受任何治疗,于1998年11月因伤口感染恶化造成败血症死亡。[1]

 

1998年10月,58岁的李巧英身体不适,但拒绝丈夫带其就医的建议,于2个月后死于脑血栓。死前两天,她四肢瘫痪,不能说话,一直流着泪,追悔莫及。[2]

 

山西省太原市胡爱萍,身体始终不好,家人屡次劝她就医,但她一直拒绝看病吃药,直至昏倒在地,被家人送到医院。经诊断,胡爱萍得了结核性脑膜炎,于1999年4月22日死亡。[3]

 

辽宁省大连市金融部门的离休干部孙希娴,身体多病。1999年5月31日,他感到身体不舒服,但拒绝去医院就医。老伴跪下求他,仍坚决不去。6月1日早晨,孙希娴因救治不及时,离开了人世。[4]

 

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都是法轮功练习者。

 

据统计,在1999年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前,有1400多名法轮功练习者因修炼死亡,其中大多数是因拒医拒药而亡。这也是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组织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取缔法轮功之后,仍有一些法轮功练习者因拒医拒药而死亡。

 

2001年1月,59岁的上海市退休工人胡广英,染上普通皮肤病,作为一名法轮功练习者,胡坚决不去就医,也拒绝使用任何药品,结果患处化脓感染,导致死亡。[5]

 

家住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建华区的要会民,患有糖尿病,因修炼法轮功而拒绝治疗。妻子李静哭着劝他去医院看病,他却说:“这是师父在考验我,是消业;不要怕,师父一定能让我业消病除的。”结果,2005年4月他因病离开人世。临终前他终于醒悟到:“是法轮功要了我的命!”[6]

 

近两年,更有多名境外法轮功骨干因拒医拒药死亡,致使许多法轮功成员陷入迷茫。

 

2006年3月,美国法轮功媒体骨干李国栋因肝癌在纽约病死。[7]

 

自称“法轮功在强身健体方面具有神奇功效”的美国法轮功骨干封莉莉患有胰腺癌,因坚信“练功”就能治病,拒绝吃药和去医院救治,2006年6月22日在美国休斯顿病死。[8]

 

2007年元旦,患有糖尿病的德国法轮功骨干朱根妹因长期拒绝就医,引发血液感染而突然死亡。[9]

这些仅仅是众多因拒医拒药而死亡的法轮功练习者中的一部分,更多的尤其是海外的法轮功练习者的死亡被法轮功组织刻意隐瞒下来。

 


[1]人民网2001年7月19日《灭绝人性的“害人功”摧残身心的“消业”》

[2]人民日报1999年8月3日《欺世盗名骗财害命》

[3]人民网《欺世害人的李洪志及其法轮功》

[4]人民网《欺世害人的李洪志及其法轮功》

[5]凯风网2007年11月1日《“法轮功”人员死亡案例》

[6]凯风网2008年4月15日《丈夫临终前的遗愿》

[7]新华网2006年11月29日《练法轮功生命堪忧》

[8]新华网2006年11月29日《练法轮功生命堪忧》

[9]新华网2007年9月7日《法轮功倒打一耙的手段可以休矣》

二、法轮功练习者为什么拒医拒药

 

法轮功成立初期,很多人抱着强身健体的目的参加,但随着李洪志对参与“修炼”法轮功练习者的一步步诱导,越来越多练习者陷入李洪志设置的圈套无法自拔,甚至失去了生命。因为“修炼”法轮功不仅仅是演练一些类似舞蹈的动作,他们必须严格遵守李洪志确立的关于“修炼”的诸多“教义”。

 

在法轮功诸多“教义”中,法轮功练习者修炼后“可以不用吃药看病”是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法轮功的创始人李洪志,也是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许多自称有“超级能量”和“特异功能”的气功师之一。“办学习班”和利用“特异功能”“治病”给李洪志带来了丰厚的收入,但也带来了风险。

 

1993年,在北京气功博览会上,一名妇女因李洪志“发功治病”无效,迫使李洪志退还了“发功治病”的30元钱。[1]

 

1994年8月,53岁的李树林在李洪志举办的“学习班”上听李洪志“讲法”时当场突发脑血栓,而李洪志却说这是练功人的正常反应,不用吃药和救治。李的家人一再恳求李洪志为其发功治病,但李洪志以“他在消业”为名,拒绝“发功”。几天后,李树林病逝。[2]

 

为了规避类似的风险,李洪志不再自称“气功师”,而把自己描述成“宇宙最大的佛”。1994年,他出版了《转法轮》,确立了法轮功的核心内容,要求法轮功练习者对这些内容不能有丝毫怀疑,否则会给“修炼”带来极大的麻烦,甚至被“淘汰”。

 

法轮功教义的核心内容是:人类是宇宙高级生命坠落后降到地球上来的,地球是宇宙的垃圾站,美国是地球的垃圾站,人类道德在败坏,地球终将毁灭;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毁灭,是李洪志“发功”推迟的结果;法轮功是李洪志在几亿年前就准备好用来拯救人类的;修炼法轮功可以消除各种疾病和烦恼,所有的练习者都将脱离地球,成为高级生命——佛、道、神等;所有不相信法轮功的人都将随着地球一起毁灭。

 

在李洪志眼中,对疾病也有着“与众不同”的看法:疾病并非是身体上组织和器官的病变造成,而是因为“业力”所致。

 

“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3]

 

“人为什么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4]

 

“我们修炼人一旦身体出现哪个地方不舒服的时候,我告诉过大家,它不是病。”[5]

 

“业力”是佛教术语,在这里被李洪志引用,并做了新的解释。

 

“业力”在佛教中基本的含义是“造作”。佛教认为:各种行为、言语、思想都会产生一定的“业”。这些“业”有好有坏,所以业也有善恶两种。由“业”造成的后果,就是所谓的“业力”。善业会产生好的影响和后果,会使你来世上天堂。恶业会产生坏的影响和后果,会使你来世下地狱。

 

而李洪志却把“业力”统统归于“恶业”,即只要有“业力”存在,就会让人产生各种疾病甚至是人生的一些磨难。人之所以生病,就是由于这个人前生或者今世的“业力”所致。

 

李洪志说:“业力是一种与德相反的黑色物质。佛教中管它叫恶业;我们这里叫业力。所以做坏事就称造业。业或者业力是由于本人今世或前世的过错而产生的,比如杀过生,欺负过谁,争夺过谁的利益,背后议论过谁,对谁不友好等等,都会产生业力。还有的业力是祖辈或者亲朋好友转移过来的。”[6]

 

“我们失去的实质是不好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业力,它和人的各种心是相辅相成的。比如说我们常人有各种不好的心,为了个人利益,做了各种不好的事情,会得到这种黑色物质——业力。”[7]

 

佛教在中国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有着深厚的影响,很多普通的中国民众即使不修炼法轮功,也都相信“因果报应”、“几世轮回”等佛教思想。在李洪志的一再诱导下,法轮功练习者更是逐渐对“业力”导致疾病深信不疑。在他们的眼中,不再把“病”当成是身体上组织和器官的病变,而是把它看作是前生或者今世所做坏事所致,即“业力”所致,这也是他们人生悲剧的一个开端。

 

按照李洪志的论述,根治疾病的唯一方法就是消除“业力”,他称之为“消业”,而打针吃药不能真正治病。

 

“总上医院不好使,有个学员把针都打弯好几个了,最后那一管药都哧出去了,也没扎进去,后来他明白了,我是练功人哪,我不打针啦。”[8]

 

“但人一有病就吃药,或者采取各种方法去医治,那么实质上是把这病又压进身体里面去了。”[9]

 

“因为有些病不都局限在世间法之内,有的病相当大,超出世间法的范围,因而医院治不了。”[10]

 

李洪志说,修炼法轮功是“消业”的唯一途径,也是治病唯一有效的方式。

 

“也就是师父的功力很高,他可以给你消业。”[11]

 

“首先得去你身体不好的东西,包括疾病。但是,这里可不治病,我们是清理身体,名词也不叫治病,我们就叫清理身体,为真正修炼的人清理身体。”[12]

 

“有些人过一年、半年可能要得大病,一生病可能要好几年,……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中,你怎么修炼呢?我们得给你清理身体,不能让这些事情发生。”[13]

 

因此,凡是法轮功练习者生病了都不许吃药。

 

“练功吃药就是不相信练功能治病,信你还吃什么药?”[14]

 

“那么你想把这个业力放出去,你吃药把这个业力又压回去了,怎么给你清理身体呢?”[15]

 

“这个吃药的问题,刚才我又讲了一次,……他不想修、吃毒药都是常人的事,他这个心不动谁也没有办法。”[16]

 

从法轮功自办的明慧网上可以清楚看到法轮功练习者对“疾病”以及“治病”的态度。

 

“当身体出现病业的时候,在常人看来,这就是病,就需要进医院,在修炼人看来,这就是消业,更主要是告诫你没有精进,长期有漏。它是幻影,随心而来,随心而去。”[17]

 

“我的脖子僵硬,稍一活动,头就剧烈眩晕、呕吐,浑身松软无力、迷糊,……可是,我当时对师尊的讲法领悟不深,无论老伴怎样从法上与我交流,苦苦的熬到第七天,在我最难受的时候,还是半推半就的去了医院。……我不禁为自己没有闯过这一关而深深的痛悔”。“刚想炼功,顿觉心中有些憋闷,……简直就是一种窒息感,一种不能自制的心慌,一种来势凶险的恶兆。但此时我头脑很清亮,有了上次没过好病业关的切实教训,无论怎样胆突心慌,我都清醒的保持着信师信法的强大的意念,‘能坚定者,业可消。’我排除一切杂念,心想:有师在,有法在,我惧怕什么呢?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18]

 

“几年来,长期学法而心都不在法上,实修也就更差劲。所以,前几年出现‘病业’现象,我总是不能正悟,思想上总是认为自己修的不好,还有业力等等。所以病业一次比一次严重。”[19]

 

2008年7月2日,一个叫“玄童”的法轮功练习者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一篇名为《谈病》的文章:“遇到‘病’,排除旧势力干扰和破坏的因素外,也许就有我们偿还业债的因素在里边,同时过病业关也是我们提高心性的机会。遇到‘病’我们是要正念对待,但正念对待不等于一个劲儿的否定旧势力,该承受偿还的一定得承受偿还(也许我们在天上、或者前世曾经也做过类似的错事),强加的迫害那才是应该一概否定一概清除的。我想,到什么时候我们都不能忘了修自己。”[20]

 

而这样类似的文章,在明慧网上几乎天天都能看到。从中我们可以清楚看到:很多法轮功练习者对李洪志关于“练功治病”的话深信不疑。他们顽固地认为只要自己不断地“修炼”法轮功,不断“消业”就能够治疗好自身的疾病。

因此,法轮功练习者们有病不去寻医问药,而是靠着修炼法轮功来消除疾病。

 


[1]凯风网2008年4月24日《被淡忘的生命》

[2]凯风网2008年4月24日《被淡忘的生命》

[3]李洪志:《转法轮》

[4]李洪志:《转法轮》

[5]李洪志《纽约法会讲法》(1997年3月23日)

[6]李洪志:《中国法轮功(修订本)》

[7]李洪志:《转法轮》

[8]李洪志:《转法轮》

[9]李洪志经文《病业》(1996年3月10日)

[10]李洪志:《中国法轮功(修订本)》

[11]李洪志:《转法轮》

[12]李洪志:《转法轮》

[13]李洪志:《转法轮》

[14]李洪志:《中国法轮功(修订本)》

[15]李洪志《纽约法会讲法》(1997年3月23日)

[16]李洪志《纽约法会讲法》(1997年3月23日)

[17]明慧网2008年1月24日《病业是幻影是告诫》http:// 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4/170966.html

[18]明慧网2008年2月10日《两次病业关的不同感悟》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0/172148.html

[19]明慧网2008年5月20日《过“病业”关所悟》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0/178818.html

[20]明慧网http:// 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4/181394.html

三、拒医拒药给法轮功练习者带来无尽痛苦

 

这种“消业”论述给法轮功练习者肉体和精神带来无尽的痛苦,甚至是生命的代价,但弟子们不敢有一丝违背。

 

很多法轮功练习者在修炼法轮功的过程中,身体多次患病,也想去医院看病,但一想到这是“消业”,就只好作罢,甚至是连脑海中闪过“求医问药”的念头都认为是对李洪志“师父”的“大不敬”。

 

在明慧网上,我们还可以经常看到弟子们因“消业”而痛苦不堪的描述。

 

这里节选几个例子: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夜晚11点左右,在睡梦中突然胃痛、脑胀,浑身疼,接着上吐下泻,泻个不停,下半夜发展到水泻,折腾的我头晕脑胀,迷迷糊糊,全身无力,是什么时候从厕所出来躺在院子里冰凉的水泥地上都记不清了。……我立即否定它,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神是没有病的。我悟到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迫害,不承认,是假相。师父曾告诉我们旧势力‘都想要改变别人而不想改变自己’,我告诉旧势力:你们不同化大法,一身旧观念危害众生,阻碍师父正法,不配考验我。”[1]

 

“去年有几个月断续出现腹部不适,母亲和老伴都要我去医院检查,我只是不当一回事,认为是在消业。……第二天症状又复发,晚上休息就靠发正念缓解半躺着休息。因为没有从根本上悟到,到了第三天问题更严重了,腹部不能触摸,不能进食,连大小便的力气都没有,稍一挪动腹部便痛的难受,后来发展到全身都不能碰,连说话都感到困难,最后呼吸重一点都不行,却出现不断咳嗽、打哈欠,痛的紧咬牙关,双手按腹。晚上侧、仰、靠、卧都痛难受,试图用手按住腹部减轻疼痛,却发现腹部有肿块。”[2]

 

“记得有一次,我浑身发烧疼的不行,在床上翻来翻去,浑身冒汗,觉得时间好像过了很久,一看表才十来分钟。那真是每一分钟都在咬着牙往前挺。我知道师父就在身边,心里说:师父我能行!……我不停的默念着师父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坚信这正法口诀的威力一定能消灭如山一样压下来的病业。”[3]

 

“正月十三日晨炼结束、发完六点正念后,我突然感到腰部、腹部疼痛,接着是剧痛,同时伴随上吐下泻。当时我即想到:这是邪恶迫害。于是,我立即求师父加持,……我一直发正念,虽然我疼的躺在床上无法动弹,但我一刻也没停的在心中发着正念。近中午十一点时,我强忍疼痛给附近的两位同修打电话,请她们帮我发正念。”[4]

 

“二月二十三日的前十几天内,我老伴出现不时的吐血现象,当时只认为是消业没在意,可是到了二十三日晚上,老伴左胸腔疼痛难忍,越怕咳嗽越咳嗽,无法入睡,一连三夜未眠。这时我们才意识到是旧势力的迫害。我们就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坚定走师父安排的路。因经折磨日渐消瘦,同事见了都劝到医院去看看,他们都知道我们是学大法的。常人不知道法理不放心。不管他们怎么劝说,我老伴也没动心。”[5]

 

“修炼半年后,我就开始净化身体,烂嘴唇有几个月,别人说我上火,我知道是净化身体,不怎么痛;以感冒的形式消失的病业,打喷嚏,我悟到是以这形式把体内的败物排出来。师父把我好的留下,坏的去掉。有一次发烧,我想:我真相还没做完呢,发烧马上就好。头上经常长小米粒似的珠子,我知道这是败物质分泌出来了,头痒痒,我明白头上的病业快消完了。一次三叉神经痛的难受,发烧,打冷战,我说:‘什么关,什么难,我都过的去。’”[6]

 

“今年的四月份突然牙开始疼,而且感觉越发正念越疼,疼的根本无法入睡。……疼的根本无处躲无处藏。在发正念没有缓解疼痛的时候,我开始向内找自己,……既然睡不着觉就学法或炼功。”[7]

 

法轮功练习者们对于身边亲人的疾病,也一概用“发功”来代替治疗。

 

2006年8月4日,明慧网刊登了一篇名为《从孩子遭迫害谈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的文章,报道了这样一件事:一位修炼法轮功的母亲面对自己发高烧的小孩,不是及时送往医院救治,而是用“发功”来帮助小孩退烧。致使20个月的小孩,从“后半夜开始抽搐至后一天的中午,已经抽了四次。”[8]

 

2008年2月12日,明慧网一篇名为《参加集体学法新学员闯过病业关》中描述:零七年十一月十七日下午,侄女晓革说心里不好受,想躺一会儿,又想去厕所,刚到屋门口就摔倒了。我们赶紧把她扶上炕,很快她直勾勾的瞪着两眼,两腿僵直。一副咽气的样子,我和几位同修说:“不管是病业也好,不管是旧势力安排也好,不管是邪恶迫害也好,都不承认,我们听师父的,请师父加持。晓革不会有问题的。”就这样,法轮功练习者们开始“发功”为晓革“治病”,可她“仍然昏死了过去”几次。[9]

 

2008年6月23日,一篇名为《六岁豆豆的修炼故事》中描写道:“豆豆来韩国后过病业关,当时发高烧,全身疼,嗓子疼,心脏部位也难受得不行,她难受极了也会掉眼泪,但她一直很坚定。”可作为法轮功练习者的父母不但没有一丝要带孩子去医院治疗的意思,仍然让孩子“第二天要去参加游行”。[10]

 

弟子相信修炼法轮功可以治病,宁可忍受各种痛苦,甚至让自己还不懂事的孩子半天内抽搐4次,让亲人昏死过去多次也不肯去医院治疗。修炼法轮功带给自己和家人的不但是极大的痛苦,而且还有随时都可能发生的生命危险。

 

比起上文中弟子和他(她)们的孩子,很多法轮功练习者的遭遇更加悲惨。他们不堪忍受病魔折磨,又不敢吃药就医,无奈之下只好选择自杀来结束痛苦。

 

江苏省盐城市一位法轮功练习者坚持练功不上医院,最后不堪病痛折磨,断脉自杀,死前怀里揣着药却不敢服用。[11]

 

1997年1月,黑龙江省肇源县调速电机厂的退休工人刘亚珍,感觉腿部不适,被医院确诊为神经官能症,练习法轮功后,家人为她买来的药物,她执意不吃不用,并说:“‘师父’不让我吃药,严重时他会来解救。”刘亚珍拒药后病情日益恶化,渐渐地对法轮功产生了怀疑,并向辅导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可辅导员说,这是“师父”在给她“消业”,如果不练功会遭到惩罚和报应。病魔缠身的刘亚珍无法忍受病痛的折磨,1997年6月给家人留下一份遗书:“练法轮功使我变成了‘植物人’,我得了病‘师父’也不来救我,我受不了折磨,要远离亲人而去。”6月29日深夜,她投河自尽。[12]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悲剧,原因就是弟子们担心生病后去打针吃药会影响“修炼”,甚至被李洪志“淘汰”。因为李洪志对于敢于违背法轮功“教义”的弟子“绝不留情”。

 

李洪志说:“因为我们在正路上带你,在世间法的修炼过程中一直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净化身体,直到被高能量物质完全转化。你还自己往身上整那些黑东西,你怎么修炼哪?那是业力呀!根本就不能修炼了。”[13]

 

“真修没有我的法身保护,你根本就修不成,你一出门就可能牵扯到生命问题。”[14]

 

“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做。”[15]

 

“我坐在这里可以看到北京的景象,看到美国的景象,看到地球那边去。”[16]

 

“生命真正的被淘汰,那是可怕的。”[17]

 

而李洪志保证:只要弟子们能够忍受住病痛的折磨,就会使修炼更上一个“层次”。

 

在对违背其“教义”的弟子进行威胁的同时,李洪志也对遵守这一“教义”的弟子给予鼓励:

 

“大法弟子付出多少将得到多少。一个普普通通的生命,承受了好、承受了坏,他将都会在未来兑现他所得到的那一切。”[18]

 

“其实修炼就是来吃苦来了,不是为了得到在人世间的保护来的。学大法有保护,修大法也要吃苦啊。”[19]

 

“修炼的人和常人的理是反的,人认为舒服那是好事,大法弟子认为人舒服对提高是坏事,不舒服对提高来讲是好事。”[20]

 

“人觉的自己吃苦不好,作为常人来讲,吃苦同样可以消减业力、消减罪,一辈子吃了很多苦,来生得福报。”[21]

 

“大法弟子都认为吃苦那是在消业,同时也给自己提高创造了机会,……能够正确的走过来,那你就闯过了这一关,你的层次就提高了,境界提高了,你的功也长上去了,是不是?”[22]

 

就这样,法轮功练习者坚信自己的一切举动都在李洪志的监控之下,担心有病了打针吃药不但不会逃脱李洪志的“法身”的监视,一旦违背李洪志倡导的“教义”,很可能被“淘汰”掉,而且,不打针吃药忍受痛苦还能使“修炼”更“上层次”。所以,练习者陷入了“有病—修炼—再有病—再修炼”的怪圈之中,被李洪志牢牢锁住无法自拔,心甘情愿地接受病痛的折磨,宁可选择自杀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违背。

 


[1]明慧网2007年7月13日《从病魔中走出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3/168292.html

[2]明慧网2007年7月10日《正念闯过“病业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4/163886.html

[3]明慧网2008年2月3日《否定旧势力对大法弟子身体的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3/171631.html

[4]明慧网2008年3月10日《老年同修创病业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10/174036.html

[5]明慧网2008年5月13日《否定旧势力正念闯过生死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3/178364.html

[6]明慧网2008年5月14日《坚定信师信法就能突破病业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4/178416.html

[7]明慧网2008年5月16日《病业现象与向内找》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6/178612.html

[8]明慧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4/134681.html

[9]明慧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2/172235.html

[10]明慧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30/181136.html

[11]新华社2000年5月15日《从“消业”“上层次”和“圆满” 看李洪志控制“法轮功”练习者为其服务的手段》

[12]中新网2001年3月21日《136个受邪教“法轮功”诱骗自杀身亡案剖析》

[13]李洪志:《转法轮》

[14]李洪志:《转法轮》

[15]李洪志:《转法轮》

[16]李洪志:《转法轮》

[17]李洪志《加拿大法会讲法》(2006年5月28日)

[18]李洪志《芝加哥法会讲法》(2004年5月23日)

[19]李洪志《旧金山法会讲法》(2005年11月5日)

[20]李洪志《旧金山法会讲法》(2005年11月5日)

[21]李洪志《2006年加拿大法会讲法》(2006年5月28日)

[22]李洪志《2006年加拿大法会讲法》(2006528日)

 

四、李洪志为弟子拒医拒药死亡寻找借口

 

面对“消业”无效乃至造成弟子们大量死亡,李洪志不断寻找借口为自己开脱。

 

一些法轮功练习者相继死亡给法轮功练习者内部带来极大动荡和不安,经常有弟子问起:“为何会有法轮功练习者得病死亡?”对此,李洪志的解释是:

 

一方面是“旧势力”(在李的臆想空间里,专门与其及其弟子们作对的一股势力)的“安排”和“干扰”。

 

“从修炼上讲,人要想从常人中走出来就得去掉人的一切执著,所以旧势力就钻空子安排了它们的那一切。比如它们安排了某某学员在某时某刻要出现病态,某某学员在某时某刻就得先走。旧势力安排了一些它们选的人进来,这些人的表现也是在修大法,而且有的表现非常精进,但是实质上它们是旧势力安排进来到时间专门来那么一下的。旧势力本身是要淘汰这些生命,所以叫其干扰大法从而有罪的事,就让它们起这个作用的。我的大法弟子中也有在历史中被它们利用、被它们欺骗的,如某某时刻你得这样做你才能圆满,也有这种情况,所以就造成了真真假假的。哪个是来起捣乱作用的,哪个是大法弟子,一时分不清。”[1]

 

“有许多是被它们欺骗的大法弟子,也有的是它们安排的,都是历史上哪个时期自己同意的,所以就不好办。而且在被迫害的这个时候他不清醒,理智不起来,没有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也想不起师父了,好像这一切就是人对人的迫害了;再加上他历史上旧势力这样安排的,他又不能去否定,大家说这怎么办?”[2]

 

“修炼与大法是严肃的,他可以使人成为神,旧势力受不了就要考验你们,看有人到寿就叫其先走了的时候你还说不说大法好、你还留不留在这里修炼。这就是旧势力干的,所以出现生命危险的学员呢,不能说他不好,也不能说他有什么严重问题。其实都是旧势力在抓住人心在捣乱。”[3]

 

“旧势力很可能让他出问题甚至早走,从而考验其他学员。”[4]

 

另一方面是由于弟子们的“修炼”还不够。

 

“如果有的学员在心里有长期的执著不去也会被迫害干扰:我炼了功了,病好了,多舒服,生活上也方便了,认识一直停留在这里,不能在法上认识法,也容易出现问题。”[5]

 

“那修炼可是严肃的,那对人心的考验可是不含糊的。你越执著就让你感觉越难受,你上医院检查就让你看到是加重了。还不悟,那还不悟就越来越严重,最后就真的不行了。因为你真的不是学员,不学法,也不去执著病的心,你就是为了治病的常人。……如果你真的能够修炼,你真的放下那个生死之心的时候,而不是做给人看心里却时时放不下,你什么病都会好。”[6]

 

“一直给机会这个人要是一直不悟,修了多少年了,大法的事也跟着干,可是他根本上治病的心都没有去,从根本上他还不是个学员,到寿时就会走。”[7]

 

还有一种解释是少数弟子因“圆满”(即完成了修炼,成为李所描述的“佛和神”)而死亡。

 

“大法弟子被欺骗,那就不用说了,那一定是圆满。”[8]

 

“我的大法弟子无论是被迫害死了,还是在这个期间被旧势力迫害走了,对他们来讲都是圆满了。”[9]

 

当然是否真的有法轮功练习者“圆满”成了“佛和神”,谁也不清楚,人们看到的仅仅是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由此看来,在李洪志眼里,法轮功练习者们的死亡和李洪志以及修炼法轮功“毫不相干”!

 


[1]李洪志《亚特兰大法会》(2003年11月29日)

[2]李洪志《亚特兰大法会》(2003年11月29日)

[3]李洪志《纽约国际法会讲法》(2004年11月21日)

[4]李洪志《纽约国际法会讲法》(2004年11月21日)

[5]李洪志《纽约国际法会讲法》(2004年11月21日)

[6]李洪志《纽约国际法会讲法》(2004年11月21日)

[7]李洪志《纽约国际法会讲法》(2004年11月21日)

[8]李洪志《亚特兰大讲法》(2003年11月29日)

[9]李洪志《2007年纽约法会讲法》(2007年4月7日)

五、李洪志跟正常人一样看病吃药

 

最令人不解的是:李洪志不许弟子们看病吃药,自己却没有遵守这一准则。

 

李洪志在长春市粮油公司工作期间,其个人及为其女儿报销医药费凭证共73张,其中李洪志个人医药费报销凭证48张。[1]

 

 

李洪志1982年至1992年在长春市粮油食品供应总公司保卫科工作期间,曾在长春市医院、长春市人民医院、解放军208医院、长春市朝阳区中医院等7家医院就过医。这是李洪志在医疗费报销单据上的亲笔签名。

 

1984年,李洪志因急性化脓性阑尾炎住院手术治疗。也就是说,李洪志所说的“消业”治病方法对他自己并不适用,他并不敢拿他的“消业”论开自己性命的玩笑。[2]

 

 

李洪志1987年7月住院期间的《住院病志》

 

面对弟子们的质疑,李洪志也是振振有词:

 

“我教大家修炼,可不等于我也在同你们一样在修炼。……我传你们的法中可没有说当师父的必须与修炼人同样苦修啊。……度人的神是救人来的,不能和人一样。……神没有罪业怎么会有苦?是被人的业力所累。实质上度人的神是不能够同被度者一样的。……一个人掉到泥坑里了,说我在岸上拉你上来你不干,你说你得跳下来同我一样才能救我,是这样吗?没有这个道理。”[3]

 

所以,法轮功练习者拒医拒药都是有原因的,修炼法轮功让他们丧失了判断是非的基本能力,被李洪志和他的“修炼”论述所迷惑和左右,无法自拔。

 


[1]中新网2001年2月23日《李洪志既看病也吃药》

[2]《人民日报》1999年8月5日《吉林省人民医院证实李洪志曾做过阑尾切除手术》

[3]李洪志《美西国际法会讲法》(2005年2月26日)

技术支持 响铃公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四平反邪教网 备案号 吉ICP备1200548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