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 Today's News
反邪动态 / The evil dynamic
案例追踪

“全能神”邪教夺去了阿芳的生命

发布时间:2021-05-11 阅读次数:159


陈美芳(化名)是我的好朋友,家住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1964年8月生,退休工人。我俩关系好,她有心事都愿意和我分享,但是最近几年,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好长时间没有她的消息了。2019年1月3日,刚刚过完元旦,久未谋面的阿芳突然过来找我,那天阿芳的形象却让我吃了一惊:一张蜡黄的脸、蓬乱的头发,还有一双因为瘦而显得特别大的眼睛。她的精神看起来很差,讲话声音很轻,不断地咽着口水,嘴唇很干。我问她近几年的情况,她缓缓地向我述说……

图片来自网络


堕入深渊 出钱出力

我有一个女同学李丽(化名)是“全能神”信徒。2012年的某一天,久未见面的李丽找到了我,对我说:“世界末日就要来了,‘全能神’是独一真‘神’,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得福、蒙拯救。”我听了,害怕极了。

随后,这个李丽就三天两头来我家,陪我聊天、拉家常,慢慢地,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有一天,李丽拿了一些小册子给我,说这是“神的话语”,要我认真学习,过了一段时间,又拉我去一间屋子参加“聚会”,听一些男男女女的感想、体会,说这是“交通”,告诉我这些人都是信“神”的,都是“弟兄姊妹”。这些“弟兄姊妹”说:“世界末日就要降临了,只有‘追求真理’的人才能生存下来。”我很惶恐,从此积极参加聚会,不敢耽误。

我与丈夫的感情不好,丈夫脾气很暴躁,经常打我,孩子很小的时候起,我们就开始分居生活。教会的“姊妹”告诉我:“‘神’这次作工是来打破家庭的……在安息之中的人都是相信有神的,是顺服神的,那些悖逆的都被毁灭了,地上就不存在家庭……”听她们这样一说,我把所有的不快与痛苦全部抛开一边,不去想这些烦心事,全心全意地信奉“神”。

我不知不觉被“全能神”的精神毒品完全侵蚀了,进入教会,开始做“接待家”,负责那些参加“聚会”的人衣食住行。“全能神”的书里说:“多数人事奉神还讲条件,……你们给我做饭要厨师费,给我跑路要跑路费,为我作工要作工费,给我洗衣要洗衣费……你们的理智在哪里?你们的人性在哪里?……”我的退休金每月1700多元用于接待,所剩无几,除去日常开销,有时还远远不够用,也不敢多说,出钱出力,不敢有丝毫怠慢,认为这代表对“神”的信心,是在做“预备善行”的事情。

“全能神”行踪诡异,通过纸条传递信息。2017年后,我被派去教会的事务组跑条,经常要跑“长途”,开始跑得很辛苦,连续几个月在外面跑,脚底跑出许多水泡,脚都肿了,从湛江跑去广州“送条”,回来后再拿条交给接待,送的“条”都是不能看的,也不敢看,说“神”在监察,一举一动“神”都知道。退休金除了跑路用、吃住,其他全部拿出来奉献。

“全能神”里说:“灾难来了,外邦人都死了,剩下信神的你们想住哪里都可以。”教会里的姊妹开心得不得了,都说不用存钱,要把钱全部奉献给“神”,要“预备善行”。我也信以为真,把买的好几个保险都退出来,10多万元全部拿去奉献,当时还想把房子也卖了,但是房子是我丈夫的名字,我做不了主,只能作罢。

图片来自网络


得病被抛弃 仍沉迷不醒

2014年的一天,李丽向我辞别,神秘地说自己“将要去国外开展‘神’的作工”。可是2017年8月,李丽又出现在我的面前,询问之下才得知李丽是被诊断得了糖尿病,被“全能神”组织打发回国,刚去国外的那段日子天天打工赚钱养教会,有空还要到处去“传福音”,后面来国外的“弟兄姊妹”没有钱养活自己,都是李丽和其他先来国外的“弟兄姊妹”接待,再向她打听更详细一点的情况,李丽支支吾吾,不愿意多说,只是一个劲地叹气。后来我才知道2017年3月教会接到上面的规定:“因病情较重,住院花钱挺多,支出的医疗费占用的都是神的祭物,这实在不合适。……对于50岁以上有大病的人,必须安排回家养病,免得给神家带来麻烦。”

当时我心里虽有点疑虑,但很快我就检讨自己,不让自己有不符合“神”心意的其它想法。

痴迷邪教 至死方悔

这次见到阿芳之后,又许久没有她的消息,直到2020年8月的一天,从阿芳弟弟的口中得知阿芳去世的消息,我很震惊,同时也感到些许的悲切……

2017年,阿芳身体渐渐出现问题,胸口很闷,开始她谁也不说,也不当回事,自己默默忍受,认为是自己太劳累了,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可是,病情并没有好转,她又认为自己得了心脏病,让一个“姊妹”给她拔罐,拔完罐她说感觉舒服多了,不去医院看。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她相信“全能神”说的一切:“疾病临到是神的爱,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虽然肉体受点苦,撒旦的意念别收留……‘全能神’是全能的医生!活在病里就是病,活在灵里就没病,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所以,她一点也不在乎,认为自己有“神”的庇佑,自己是没有病的,相反,看了病就意味着不相信“神”了。所以很长时间,尽管她身体经常不适,却从未去医院检查治疗。

2019年3月,阿芳又一次发病,痛得厉害,这次她弟弟不由分说,把她送去医院,检查结果为肺癌晚期,2020年8月匆匆离世。阿芳的弟弟说,阿芳在弥留之际,非常痛苦,呻吟着,喘不过气来,断断续续对家人说:“我……现在很后悔……‘女基督’、世界末日等邪说都是假的、骗人的……”就这样,她匆匆走完了55年的人生,留给家人的只有无尽的伤痛……

阿芳心地善良、单纯,然而这些善良的本性却被“全能神”邪教无情利用了,她在这条邪路上越陷越深,不可自拔,最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分享到:

      

责任编辑:力枫

 

技术支持 响铃公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四平反邪教网 备案号 吉ICP备1200548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