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 Today's News
反邪动态 / The evil dynamic
文化历史

皇权与相权博弈 2000多年来相生相克的冤家

发布时间:2019-01-21 阅读次数:174


  自秦朝开始,中国便进入了大一统的帝国时代,中间虽有反复,但终究都归于一统。在统一的朝代,最高权力似乎都掌握在皇帝一人之手,生杀予夺,全凭皇帝一人喜怒。而事实并非如此,皇帝虽为最高领袖,但其精力和能力毕竟有限,所以事实上他往往要与他人分享一部分权力。以维持国家的正常运转。承接这部分权力的,通常是宰(丞)相,是故这部分权力称为“相权”。
  但对于皇帝来说,自是不愿与人分享权力的,所以皇权不可避免地要与相权发生争夺。可以说,中国两千多年封建政治中的一个重要现象,便是二者的相争史。


  

图1 历朝皇权与相权的博弈


  一、汉武帝:皇权VS相权的1.0版
  汉朝自建立伊始,便是一个中央政权比较分散的朝代:与汉高祖刘邦共打天下的能人众多,可以说,作为皇帝的刘邦并不是能力最突出的一个,甚至不是出力最多的一个,所以他不可避免地要分出一部分皇权。这点从西汉朝廷的机构设置上可见一斑:当时的皇帝和丞相各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类似于“秘书处”的机构,而两边的组织却大小迥异——皇帝身边有六个部门,即“六尚”服务于皇帝身边的各种事务;而丞相这边共有十三个类似的部门,即“十三曹”。由此可见当时的丞相职权之广泛。
  到了武帝一朝,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皇权开始“膨胀”:武帝先是创造性地提升了原本只属于“六尚”之一的“尚书台”的权重和地位,使许多政事由尚书台做出决策后再交由皇帝本人裁定。因为尚书台的官员只对皇帝一人负责,而且多从皇帝身边的亲近之人中选拔,故他们与皇帝的利益关联更加紧密,使用起来也更加得心应手。这样一来就绕过了原本负责这块的丞相府,使得相权不断被削弱,而皇权由此加强。


 
图2 刘彻(公元前156年 -前87年),即汉武帝


  这种做法还导致了另一个结果,就是“中(内)外朝廷”之分:由于尚书台的权责不断加强,使得以其为班底、围绕皇帝本人而形成一个“内朝”;而原本由官僚系统选拔上来的那部分官员则称为“外朝”。
  但汉武帝的这种做法也产生了新的问题:就是中朝权力的过度膨胀。由于皇权的集中,使得许多事情由皇帝亲自处理,但皇帝本人的精力有限,所以不得不把一些事情交由中朝处理,这有进一步助长了中朝的权力;而中朝里的许多官员都是由“非正常”途径选拔上来,故常常会危及国家治理。这也是为什么两汉会不断出现外戚和宦官轮流把持朝政的原因之一。
  因此,虽然汉武帝加强了皇权,但同时又形成了新的“相权”。可以说,这是一个“1.0版本”。


 
图3 宋太祖(927年-976年),即赵匡胤


  二、宋太祖:从“独相”到“群相”
  在中国历史上,宋太祖赵匡胤是个十分传奇的人物:他通过“陈桥兵变”当上皇帝,后又通过“杯酒释兵权”解除了内部军事上的隐患。而在对待相权的问题上,他也可谓“另辟蹊径”。
  宋太祖的思路就是“分而化之”,即把相权尽量分散,避免其过度集中。具体来说,就是将原属于宰相的行政、军事、财政职权分割开来,从而在实质上削弱了宰相的决策权。
  首先,在沿用“三省”体制的基础上,分设中书和枢密院,分别掌控行政决策权和军事管理权。这里重点介绍一下这两个机构。
  中书,全称中书门下,为最高行政决策机构,其长官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即俗称的“宰相”;后又设“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并让其与宰相共议政事;而后又要求二者轮流掌管相印,从而避免一人专权而妄为。


图4 北宋专制主义集权官制体系示意图


  枢密院,最高军事机构,长官为“枢密使”,另设“枢密副使”若干为副长官。枢密院虽为军事机构,但其正副长官均由文臣担任,与中书无上下级之分,也不一起朝议,而是各自对皇帝负责。从此,宰相不再掌握兵权。
  与此同时,宋太祖还设立度支、户部、盐铁“三司”,掌管财政,其长官的地位仅次于副宰相和枢密使,不受宰相直接管辖。
  由于“两府三司”的开创性设置,使得相权难以独大,令各个机构互不统属又相互牵制,更便于皇帝掌控。
  如果说汉武帝是“架空”宰相而夺权的话,宋太祖则是通过分权来“摊薄”相权。但这种做法同样也有弊端:由于分权导致官僚机构增多,整个官僚队伍迅速膨胀,使得北宋中后期的“三冗”(冗官、冗兵、冗费)问题十分突出,给国家财政背上了沉重的负担,加上与辽、金的数次战争,使整个帝国不堪重负,最终轰然倒塌。


 
图5 明朝中央集权制


  三、明朝:皇权与相权的“拉锯”
  明朝最初沿袭元代制度,设中书省,置左、右丞相。洪武十三年(1380年),明太祖朱元璋废中书省和丞相,将中书省之权归于六部。这就相当于把最高决策权又收归于皇帝,使“六部”没有了领导机构,而直接对皇帝本人负责和汇报。也即是说,由皇帝直接掌管六部之事。在这种条件下,皇帝相当于兼任了宰相的职务。至此,皇权政治达到了顶峰。
  但明太祖也遇到了和汉武帝同样的问题:军国大事非同儿戏,皇帝即使再能干,也不可能“样样精通”、“面面俱到”。于是,“内阁”制应运而生。
  内阁,设于明太祖时期,最初仅是做为顾问机构存在。随着形势的变化,内阁的权力不断增加:明成祖时,内阁开始参预政事,即议事权开始增加;仁宗、代宗时,六部的尚书开始“入阁”,即执行权也归于内阁;明世宗时,更将内阁大学士的朝位班次列于六部尚书之前。至此,原“三省” 中的中书省个尚书省的职权尽属内阁。可以说,内阁就是实际上的宰相,并能对皇帝产生相当大的影响。经过一百多年,明代的相权又“盖过”了皇权。


 
图6 清朝官制表


  四、军机处:皇权顶峰和相权没落
  军机处,创设与清朝雍正年间。雍正即位后,有感于年羹尧和隆科多的教训,开始构思创设一个政治机构,这个机构只服务于皇帝,并又皇帝任命。雍正七年,军机处成立。
  在军机处成立后,原有的议政王大臣会议、内阁被彻底架空,所有权力集于皇帝之手。军机处的负责人称为军机大臣,由皇帝挑选内阁中的大学士、各部尚书、侍郎等亲信大臣担任。虽然名义上到军机处上班是兼职,但军机大臣都在军机处办公。
  自军机处设立后,军国大事概由军机处负责。用兵时,由军机大臣制定战略方针,皇帝批准后,发往前方;前方将领的请示,经由军机处讨论后,奏报皇帝批准,再发往前方。


 

图7 清朝军机处内景之一


  同时,为防止军机大臣独大,军机处亦设军机章京若干。军机章京负责的事务很多,如拟定谕旨、参与案件审理等。其中,拟定谕旨一项堪称要害:一方面,它有利于军机大臣专一于军政事务,提高军机处的工作效率;另一方面,让军机章京参预机要,可以分走一部分军机大臣的权力,避免出现大权独揽的情况。
  由于军机处不是正式机构,军机大臣也非正式官职,故其一开始就不具备威胁皇权的基础。同时,只有皇帝最亲信的人才能进入军机处,而军机大臣处理的事务均由皇帝交付,所以他们体现的只能是皇帝本人的意志,而不具备任何主动性。故终大清一朝,从未出现如张居正、王安石般的权臣或名相,即便有权势过人如和珅者,也只是靠讨好、谄媚于皇帝而得势,根本谈不上对皇权的制约。
  至此,中国历经两千余年的专制政治达到顶峰,皇权彻底压过了相权。
(责任编辑:佳梦)


技术支持 响铃公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四平反邪教网 备案号 吉ICP备1200548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