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 Today's News
反邪动态 / The evil dynamic
聚焦热点

澳媒:揭秘邪教招募成员的六个典型步骤

发布时间:2018-11-27 阅读次数:14

 

  【核心提示】澳大利亚“10 daily”媒体公司Siobhan Kenna 11月11日刊文称,邪教利用六个简单的步骤征募新成员直至最终对其实施绝对控制。曾经有过邪教经历的澳大利亚咨询协会注册咨询师托雷.克莱维耶和澳大利亚“圣沙尔贝勒团”邪教前信徒克莱尔.阿什曼利用切身经历,对邪教的招募手段进行了分析。
  任何人都可能会陷入邪教,无论他们认为自己有多么不受影响!
  邪教使用非常精炼的“操纵和胁迫”技术,把处于脆弱边缘的最近离校生、大学生、旅行者或遭遇家庭丧亲或死亡的民众作为招募的目标。基本上任何处于转型期的人都有可能成为招募的对象。
  曾经有过邪教经历的澳大利亚咨询协会注册咨询师托雷.克莱维耶(Tore Klevjer)说,“邪教将寻找你的生活中的一些不满,然后他们展示如何满足你的生活需要。”
  邪教通过控制个人生活的各个方面来运作,这些方面可以用所谓的BITE模式来描述,即对行为、信息、时间、情感和环境的全面控制。


   
  查尔斯··曼森家庭邪教成员的照片。来源:AAP


  克莱维耶(Klevjer)说,“即使当我们控制一个人生活中的一个方面时,我们就会有相当多的控制权。邪教将瞄准一个人的各个方面,如果当人们处于脆弱之时,几乎所有人都会被击垮。”
  以下为邪教用于招募新信徒的六个典型步骤:
  1、邀请可能的信徒参加邪教所“推销”的如何弥补生命中的不足的活动。
  2、对拟招募的对象大加赞赏,让其有归属感。一些专业人士称之为“爱的轰炸”。
  3、为新信徒提供他们所渴望的东西,诸如回答他们在生活中遇到的重大问题和对财富的渴望等。
  4、通过解释“如果信徒不遵从本邪教教义,他们将得不到所渴望的东西”来制止异议。
  5、通过羞辱信徒来确立罪行,“好”行为受到奖励,坏'行为受到惩罚。
  6、控制行为、信息、时间、情感和环境(BITE)的所有方面,使得一个人很难离开。
  克莱维耶(Klevjer)说,“如果你想象一下像发生家庭虐待情况的最小邪教和像纳粹德国等专制体制那样最大的邪教,都以类似的方式运作。”
  克莱尔.阿什曼(48岁),从小在墨尔本与父母生活在一个名为“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的教会,后来与其丈夫一起搬到位于新南威尔士州诺瓦的“圣沙尔贝勒团”社区。在那期间,她生了9个孩子。
  12年前,当阿什曼36岁时,因为质疑该教会的信仰被驱逐后而离开了邪教。作为一位单身母亲,她在照顾孩子的同时,还面临着如何实现自我的挑战。

  克莱尔.阿什曼童年照片。


  阿什曼说,“基本上,这30年来我被教导该说什么话,怎样思考,如何做事,穿什么衣服……直至我全部摆脱这些束缚,这需要好多年才能做到。”
  在受到多年的控制后,阿什曼被充满牺牲和一无所获的生活搞得精疲力尽。作为邪教,信徒被告知每一个行动都是献给上帝的。
  阿什曼说,“我不得不把提供一切作为牺牲,甚至把衣服拿出去晒。邪教主说‘我把衣服晒出去是一种牺牲’或者‘我提供我的烹饪是一种牺牲’。”
  “我精疲力尽,因为似乎我要提供我的所有行动作为一种牺牲,我的整个生活似乎是一种牺牲,且生活并未得到改善。”
  当阿什曼和她的孩子们被驱逐后,在努力融入正规社会的同时,她还要努力应付愤怒和羞辱。
  “起初,对于我们来自哪里,我感到羞辱和尴尬。”
  “我不知道说什么,我不想被视为愚蠢。”
  对于克莱维耶(Klevjer),他的邪教生活经历激励他帮助他人走出邪教。


   
  卡莱尔.阿什曼和他的第二任丈夫及8个子女。


  克莱维耶(Klevjer)说,“许多人走出邪教后,让人感觉他们是愚蠢的……像关系界限这样的东西在邪教中被搞乱了。”
  “你必须努力找到一条再次回归社会的路。它比有些人认为的困难要大得多。
  “直至人们离开时才知道自己陷入了邪教……你没有意识到你将被控制到何种程度!
  根据Zealot博客博主和作者乔.索恩雷(Jo Thornely)的说法,互联网的发展给邪教世界带来了有趣的因素。
  索恩雷(Thornely)说,“邪教实际上可以没有具体的场地,信徒们可以在休息室里进行国际崇拜。不用进入一个场地来隔离自己……他们在他们的卧室或地下室盯着电脑皆可进行。令人感到惊讶的是,邪教领导人使用的技巧竟然在工作场所普遍存在,这是如何传播的?”
   “确实很难进行明确定义。”


   
  科学教拥有邪教的特征。  来源:格蒂图片社


  对于阿什曼,她的幸存意味着她能够利用她的经验帮助其它的妇女脱离邪教,并确保她的孩子们,尤其是她的五个女儿过上自由的生活。
  阿什曼说,“我确实珍惜我的自由,事实是我认为对自己而言,我可以自由地相信我想要的任何东西。”
  “但是这不仅仅是为了我,而且是为了我的孩子及最终我的女儿们。我的女儿们不要过像我一样的生活,是多么多么重要!我希望她们是自由的,独立的,经济自由的。”
  “我希望他们是梦想家、实干家和思想家。”
(责任编辑:辛木)

 

技术支持 响铃公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四平反邪教网 备案号 吉ICP备1200548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