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 Today's News
反邪动态 / The evil dynamic
文化历史

李世民不想违背盟约惯使阴招盘活他的计策

发布时间:2018-09-17 阅读次数:44


  贞观元年的一场雪,无论对大唐还是对东突厥,贞观元年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年。
  对大唐来说,这一年是强盛的起点;对东突厥来说,则是强盛的终点。
  东突厥的强盛看似必然,其实也很偶然。颉利连年入侵大唐耗费了不少人力物力,内部矛盾也越来越尖锐。


 
  这一年天降暴雪,史料记载这次大雪“深数尺”,看来比我国中南部2008年初的雪灾有过之而无不及。
  咱们出现了雪灾,那是中央部署、地方协调,再加上“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最终是不会伤筋动骨的,最多大家返乡晚一点儿、在家冷一点儿。


 
  东突厥就不同了,他们连年征战、四处树敌,人家不趁机打他就算好的了。虽然有几个关系好的小邦国,还需要东突厥救济呢。
  想取得支援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再加上突厥是以牛羊肉为主食,牛羊又需要大量的草料来喂养,而一下大雪,食物链的初端出了问题,整个食物链崩溃了。
  在这种情况下,颉利只好加重对各部落的税收,结果又引发了内部矛盾。
  于是人们纷纷给李世民支招,劝他乘机攻打东突厥。一方面,这是攻打东突厥的绝佳机会;另一方面,在便桥结盟后不久,攻打东突厥是违背盟约的行为。
  李世民也是左右为难,就向萧瑀和长孙无忌咨询。萧瑀认为应当出兵攻打,而当时任尚书右仆射的长孙无忌不同意出兵。
  长孙无忌认为,在东突厥没来侵犯的情况下,背信弃义又劳民伤财,这不是王者之师。李世民最终听取了长孙无忌的意见。
  不久以后,回纥和薛延陀等少数民族部落相继叛离东突厥,从东突厥出使归来的郑元涛认为东突厥三年之内必亡。李世民很是认同他的观点。
  接着很多大臣又劝李世民乘机出兵攻打东突厥,李世民仍没有同意。
  他说:“纵使其部落尽叛,六畜无馀,联终不击,必待有罪,然后讨之。”
  李世民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贞观元年,东突厥的突利可汗因为跟薛延陀、回纥作战失败,被颉利可汗关押了十几天,还被责打了一顿。
  突利好歹也是东突厥的第二号实力派人物,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委屈,就暗地里策划叛乱。
  贞观二年初,颉利可汗向突利可汗征兵时,突利可汗一面拒不执行颉利的命令,一面向李世民请求归附。
  李世民接到突利请求归附的书信后,按李世民自己的话说是“且喜且惧”。
  他喜的是东突厥的衰落使大唐的西北边境出现了难得的安定;惧的是强盛一时的东突厥居然衰落到这步田地了,以后稍一不慎,自己的国家也难免重蹈覆辙。
  这就是居安思危—传说中的一种美德。颉利对突利的行为很生气,派兵征讨。突利向大唐求援,李世民召开御前会议研究对策。


 
  这时,李世民仍然觉得左右为难:一边是便桥之盟的约束,一边是自己的结拜兄弟突利,情义(更是利益)和诚信哪个更重要?
  兵部尚书杜如晦认为:不需要跟颉利讲诚信,他早晚都会违背盟约的,现在不攻打他,以后铁定要后悔,攻打出现内乱的国家是自古以来的惯例。
  最终,李世民采取了一条两全其美的办法,既不违背便桥之盟,又能牵制东突厥。他的办法是向梁师都开刀。
  这个梁师都出身于朔方郡的望族,当过隋朝的鹰扬郎将,在隋末杀了朔方郡的郡丞起兵。
  由于他离大唐、刘武周、东突厥这些势力太近,一直没有发展壮大的机会,基本上是在朔方郡窝里横,偶尔跟着东突厥一起骚扰骚扰大唐。


 
  这回,梁师都的靠山东突厥不稳了,李世民就派人招降梁师都。没想到梁师都还真是个坚定的造反派,在形势逼人的情况下居然咬紧牙关不归唐,他要把造反进行到底。好吧,给你机会你不要,就别怪我收拾你了。
  李世民收拾梁师都是分两步走的。第一步,他派出了夏州都督刘旻和夏州司马刘兰成去“折磨”梁师都。李世民这次又选对了人。别看刘旻和刘兰成此前并没什么轰轰烈烈的事迹,阴招倒是有不少。
  他们先是派遣轻骑兵去践踏梁师都地盘内的庄稼,然后又使用离间计让梁师都政治集团的内部出现裂痕。


 
  这两招的效果很明显。梁师都手下的名将李正宝就想把他给逮起来,不过最后计划泄漏,李正宝没能实现他的愿景。幸运的是,李正宝活着逃到了大唐。
  此后,梁师都集团内的猜忌更多,到大唐来投降的不计其数。这时候,刘旻和刘兰成等人认为走第二步的机会到了。就向中央打报告要求派兵攻打梁师都。这次李世民派了两个猛男—柴绍和薛万均。
  这几年,柴绍跟东突厥、吐谷浑等打了不少仗,而且打得很漂亮。贞观元年,屡立战功的柴绍已官居右卫大将军。
  薛万均则是薛万彻的哥哥,当年弟兄俩在罗艺—也就是后来的李艺—手下很受重用,没少给窦建德出难题,后来还被刘黑阔剃了个光头,不过那只能怪李神通太无能。
  这时薛万均的官职是殿中少监,相当于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副局长。
  在派出柴绍和薛万均的同时,李世民让刘旻、刘兰成等人占据朔方东城对梁师都施压。梁师都拿刘是没办法,只好请东突厥出兵帮助对付唐军。
  东突厥的军队到了朔方东城之下,城里的唐军在刘兰成率领下堰旗息鼓、拒不出战。到了晚上,梁师都无奈地撤军。刘兰成率军追击,大胜。
  东突厥一看唐军不好对付,就再次派出军队救援梁师都,这次东突厥的援军比上次数量多出了不少。
  好在唐军的大部队在柴绍的率领下也及时赶到了朔方。东突厥军与唐军主力部队在离朔方城只有几十里的地方遭遇,唐军大胜。


 
  此战之后,唐军包围了朔方城,东突厥也不敢再来救援梁师都。在外无救兵、内部涣散的情况下,梁师都被他的堂弟梁洛仁杀死。梁洛仁降唐,原属梁师都的地盘从此成为了大唐的夏州。
  此战的意义远非得到地盘这么简单,因为在此战期间,东突厥救援梁师都的行为给大唐提供了发飙的理由。
  当不成女婿当俘虏
  贞观二年八月,薛延陀派出使者去见李世民,双方就双边关系和东突厥有关问题进行了友好磋商。
  薛延陀本来是西北古老民族铁勒族的部落之一,由薛、延陀两部合并而成,曾长期受突厥奴役,不久前才摆脱颉利的控制。
  突利可汗受颉利可汗责打就是因为追讨薛延陀失利。颉利一看自己最强大的两个对手薛延陀、大唐交好了,很是着急。


 
  为了不让自己被李唐和薛延陀夹击,颉利强烈要求向大唐称臣,并提出要娶大唐的公主、给李世民当女婿。亏他想得出。整整比李世民大了二十岁,居然还想当人家的女婿。
  李世民好不容易找到了打击颉利的借口,哪里肯为了当一个糟老头子的岳父而放弃痛打落水狗的机会,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颉利的请求。
  这也怪不得李世民,要怪只能怪颉利早干嘛去了?现在来装孙子,还不如先前别把人家逼得那么难受。
  八月十九,李世民以颉利救援梁师都违背了便桥之盟为由,派遣兵部尚书李靖为行军总管、代州都督张公谨为副总管征讨东突厥。
  大唐要攻打东突厥的消息一出来,那些本就对东突厥不再看好的部落和贵族都倒向了大唐。
  九月初九,九位东突厥贵族率领三千人起兵降唐;九月二十一,拔野古、仆骨、同罗、奚等部落降唐。
  不甘示弱的东突厥军队也坐不住了。贞观二年十一月,东突厥进攻大唐的河西地区,被肃州刺史公孙武达、甘州刺史成仁重击溃。十一月二十三日,李世民对东突厥开始动真格了。


 
  李世民以并州都督李世勣为通汉道行军总管,兵部尚书李靖为定襄道行军总管,华州刺史柴绍为金河道行军总管,灵州大都督薛万彻为畅武道行军总管。二李、柴绍、薛万彻都是战功赫赫的宿将,让谁当这四路人马共十几万军队的总指挥呢?
  李世民选择了李靖。不仅因为他的战功,还因为李世民对他的兵法很有信心。李靖也没让李世民失望。
  贞观三年正月,他率领三千骑兵自马邑附近的恶阳岭出发,在夜间袭击定襄成功。
  这次夜袭成功最重要的意义并不在于杀死杀伤了多少东突厥军队,也不在于得到了多少补给,而在于给了东突厥极大的震慑。
  颉利可汗认为李唐这次肯定是派了大量的军队打过来,吓得把牙帐(一些少数民族部落首领的官署,用象牙装饰)搬到了碛口,他说:“唐不倾国而来,靖何敢孤军至此!”
  与此同时,从云中出兵的李世勣(李勣)在白道(今呼武公路)大胜东突厥。接下来,李靖又派人实施离间计,使得颉利可汗的亲近大臣康苏密降唐。不过,震慑和离间并不能彻底歼灭敌人,彻底歼灭敌人还需要真刀真枪的厮杀。
  在唐军的连续打击下,内忧外困的颉利可汗带领数万部众逃到了铁山,派执失思力去见李世民,要求做大唐的藩属国,颉利可汗愿意亲自去长安。
  李世民派时任鸿胪卿的唐俭去跟颉利可汗接洽,同时让李靖率军迎接颉利可汗入朝。
  李靖和李世勣一合计,认为现在不乘胜拿下颉利可汗,如果让他再往北去,想追都追不上了,不如乘现在颉利可汗接到李世民允许他投降的诏书后警惕性比较低,派一万精锐骑兵袭击,应该可以一战成擒。
  两人把想法告诉张公谨,张公谨认为李世民已经下诏允许颉利可汗投降,而且唐俭在颉利可汗那里,不应该再发动攻击。李靖说:“此韩信所以破齐也。唐俭辈何足惜!”意思是说当年西汉大将韩信也是在郦食其已经成功劝降齐王田广的情况下,坚持攻打齐地,虽然郦食其被田广烹杀了,但韩信建立了莫大的功勋,唐俭这种人又有什么好可惜的。


 
  李靖当夜就率军出发,李世勣也率军跟了上去。这时候颉利可汗见到了唐俭,认为战争已经结束,放松了警惕。二月初八,苏定方率领唐军先头部队来到阴山离颉利可汗的营帐仅仅只有七里远的地方时,东突厥才发现唐军。
  颉利可汗乘马逃走,东突厥被击溃,李靖的军队斩下东突厥军队的首级一万多,俘获人口十多万、牲畜数十万,杀死了经常煽动东突厥统治者侵唐的隋朝义成公主,生擒义成公主的儿子叠罗施。
  善于逃跑的唐俭这次居然又神奇地逃掉了。颉利可汗带着一万多人想从碛口北渡黄河,却发现李世勣已经在那里等着了。颉利可汗无法北渡,只好去投奔在突利之后立的小可汗阿史那苏尼失,而东突厥的很多贵族和部落首领不干了,干脆就地向李世勣投降了。这次李世勣也是收获颇丰,俘获了五万多人口。二月十八,李世民因为击败东突厥而大赦。


 
  当日,一批朝廷重臣也被心情极佳的李世民升了职:御史大夫温彦博当上了中书令;守侍中(散官品级低而实际职务高称为守)王硅的官阶得到提升,成为了正式的侍中。守民部尚书戴胄也成为了民部尚书。先前因为违规违纪而不得不从太常少卿岗位从头再来的萧瑀这次又当上了御史大夫,而且可以跟仆射、中书令、侍中这些宰相级别的官员一起参议朝政。
  半个月后,也就是贞观四年的三月初三,早就降了唐的东突厥亲王阿史那思摩被李世民封为右武修大将军。
  早投降的好处这么多,今后谁会傻得跟李世民死磕啊?这一天是阿史那思摩的好日子,更是李世民的好日子。因为就在这一天,归附了李唐的广大少数民族的领袖们一起来到皇宫朝见李世民,给李世民献上了一个“天可汗”的称号。
  突厥、柔然、吐谷浑等少数民族把他们的首领尊称为可汗,可汗前面再加个“天”字,其尊贵可想而知。李世民却显得对这个“天可汗”的称号不怎么感冒,他说:“我为大唐天子,又下行可汗事乎?”
  显然,李世民认为“天可汗”的称号不及李唐皇帝的地位高,否则也不会用“下行”这个词。在他眼里,如果大唐皇帝相当于一个企业的董事长的话,天可汗最多也就是部门经理级别。
  不管怎么说,天可汗在少数民族中还是前所未有的尊贵称号,于是李世民在大臣们和一众少数民族领袖的“万岁”声中,接受了这个称号。在以后给西北少数民族首领们写信时,李世民就常用这个落款。
  李世民也许想不到,在后代人的眼里,当初被他认为是“下行”的这个天可汗称号,成了他文治武功、民族团结的象征之一。的确,能得到少数民族这么拥戴的中原皇帝,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也没有几个。
  天可汗刚当了十来天,又一桩好事来了。不过这虽然对李世民和他的臣民们是一桩好事,对颉利却是一桩坏得不能再坏了的坏事—苏尼失在李道宗、张宝相的压力之下降唐,颉利也成了大唐的俘虏。
  四月初三,李世民接见了颉利,谴责了他侵略、背盟等行为,但最终并没有杀他,原因是自从便桥之盟后颉利没有再对大唐发动过大规模战争。平定了东突厥之后,李世民采纳温彦博的建议,将东突厥投降过来的人全部安置在幽州以西、灵州以东的地区;原属突利的地盘被分为顺、祐、化、长四州,领利的地盘被分为六个州,由定襄都督府和云巾都督府管辖。
  突利可汗被封为右卫大将军、北平郡王、顺州都督,仍旧统领原来的部下。阿史那苏尼失被封为为怀德郡王,右武卫大将军史大奈被封为为丰州都督。
(责任编辑:梦月)


技术支持 响铃公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四平反邪教网 备案号 吉ICP备12005481号-2